跳到 新版2018年11月開始

最新消息

天理教三乃台灣佈道所 月刊誌

前會長奥谷光弘 在台灣傳教的過程 「傳教到國外」  (最新號)

2019年

1月

01日

傳教到國外(第八十三集)

構成身體的原料

 

構成世上最優秀的人類之身體的原料,到底是什麼呢?

連幾十年前的事情也都可以瞬間想得起來,這極為神秘的人類腦細胞,到底用什麼原料。

光弘偶爾會思考一下這件事情,可是從來不去想得很深。

可是在台灣參加喪禮時,心血來潮的想通了這個疑問。

那是「構成身體的原料全都是來自於大地。」

這個發現太過於簡單,不用想也知道,米、大麥、蔬菜、連鳥、豬這些動物也是吃大地上的東西長大的。

人死亡的時候,台灣人首先會請教地理風水師。地理風水師會根據故人以及家人的相關資料,判斷適於埋葬的日子和時間。

埋回到大地的時間,就是入葬的時辰。根據這個時辰決定告別式等其他儀式開始的時間。光弘想到這件事情時,深深的感動不已。

「我們的本體是靈魂,肉體是父母神借給我們」,以此觀念來推思的話,注重將屍體歸還於大地的習慣,這不是沒有理由的。光弘重新認識了大自然的道理。

 

因為親女兒堅持著「一定請日本的會長執行我逝世的母親的喪禮」,這樣強烈的願望,才能動了重視傳統人們的心,才採用天理教的方式舉行儀式。

一切儀式都順利進行,十日祭也進行完畢,大家鬆了一口氣。

 

環繞台灣的宣揚神名

 

「環繞台灣宣揚神名」。執行喪禮的第二年,光弘的夢想終於實現了。

那是剛好開始佈教的第十五年的事情。

主要目的地的台東市位於台灣東海岸最南邊。光弘他們住在知本溫泉內的別墅,第一天起就展開積極的佈教活動。

光弘第一次到台東市,不過因為台東市是三乃台北佈教所長的故鄉,草春所長以及蔡昆珊夫妻陪同光弘,也泡了溫泉,並坐這轎車去找朋友,在他們細心照料之下光弘好輕鬆愉快的展開佈教活動。

兩年後三乃分教會創立二十週年慶的時候,有五十名台灣教友參與。其中有來自台東的陳全妹女士等人也在內。

陳全妹女士是國小的副校長,跟光弘有親密的來往,是一位難忘的人。

2018年

12月

01日

傳教到國外(第八十二集)

死後的報恩 

「這表示對故鄉感謝之意。向即將永別的故鄉做最後一次的答謝之禮。」

 

光弘被這句話愣住了。覺得這是多麼崇高的思想啊!

事實是不管每一條路、每一條巷子,我們不知道受到多少恩惠。 

當初我不懂為何喪車隊伍一直繞來繞去。直走不是很快嗎。聽了解說後,我晃然明白了。

對於台灣人死後也要報恩的習慣,光弘由衷的感到敬意。

 

炎熱的天氣之下 

下午二點四十五分,全體人員到達墓地,那裡已經有新的石碑聳立著,納骨的地方也準備好了。

光弘認為人員也到齊,天氣又這麼熱,趕快收入納骨甕不就好了嗎?可是大家卻一動也不動。

大家默默的站著不動。光弘忍不住了,於是小聲的問碧珠所長。她就說:「因為時辰尚未到。納骨時間定為三點十五分。」

 

納骨時間;幾月幾號幾點幾分,這是喪禮中最主要的時間,也是喪禮的基本。

光弘事後才知道如上的習俗。這一次他體驗了許多從不曾想過的台灣特有的習俗。

三點十五分,莊嚴的樂聲響徹盛夏的天空,在緊張的氣氛中,家族的人們靜靜的舉行了納骨儀式。

地理師拿著磁石丈量方向,確定骨甕的方向。

骨甕的方向是否正確,這是對遺族來講非常重要的事。

光弘事後才知道有這樣的風水習俗。

2018年

11月

01日

傳教到國外(第八十一集)

初次執行的告別式

 

在台大醫院內的靈安堂順利執行「移靈祭」後的第二天,張陳秀蓮的家族抱著骨灰,經由高速公路回到他們的故鄉―嘉義的家。

在她家,身為乃惠煌昌講長的張陳秀蓮生前一心播香的人們,以及許多教友正等著她回來。

 

光弘也跟著他們從台北一起回來,初次與他們見面。

一到那裡,馬上進行天理教儀式的告別式。

幸好,嘉義已經有乃惠佈教所的碧珠所長以及許多教友在。

雖然他們初次做告別式的準備,可是一切順利進行完畢。讓光弘很放心。

光弘特別注意的,是事先了解台灣人的習慣、傳統,並加以尊重。

 

即使是好友也會被罵

 

在前先日子,光弘因為無法參加朋友的告別式,事後要去他家拜訪。於是光弘問碧珠所長:「我現在要去某家拜訪,應該要包多少錢供奉佛前好呢?」

 

「不行,不行。事後沒有人包錢的。如果做這種事情,即使是親友都會被揍死的。台灣有個傳統;喪禮後送白包,會死人。」

光弘聽得嚇了一大跳。後來,光弘做事情特別謹慎。因而,對於這次喪禮,除了告別式以外,也要遵從留意台灣當地的習慣。

後來,光弘深深的覺得幸好有這麼做。

 

金紙、銀紙

 

七月八日,閃耀著盛夏的陽光,在乃惠煌昌講裡,在許多人的參與之下,莊嚴既盛大的舉行了第一代講長張陳秀蓮女士的告別式。

祭主為光弘,祭員為碧珠所長、玉英、玉鳳、含笑等人。

埋葬之儀是下午兩點出發,許多輛車排列著,開往墓地。

光弘則搭乘第二輛車。

在車隊後方的樂隊高揚的演奏之下,喪禮隊宛如惜別般的慢慢地從市內街道前進。

對故人來講,向長年來久住習慣的故鄉做最後離別。

那時,光弘目睹了非常不可思議的情形。

眼前的第一輛車上的人,不時的把金紙、銀紙丟出去。

他不禁問車內的人:「為何他們要把衹錢丟出去呢?」

2018年

10月

01日

傳教到國外(第八十集)

台大醫院就是台灣佈教的出發點

 

光弘完全沒想到從在開始台灣展開傳教之後,這麼快就要主持「天理教的喪禮」。

 

「移靈祭」確實在那天舉行了

 

「移靈祭」,通常不會在醫院內舉行,可是由於需要先火葬,才能將骨灰帶回故鄉的嘉義之故,因此在醫院內的靈安堂舉行移靈祭。

 

台灣大學附屬醫院,就是光弘在台灣展開傳教活動的出發點。也是十二年前,當天遠從嘉義趕來負責移靈祭助手的乃惠佈教所的黃邱碧珠所長,當時為了看護養病中的父親而來,在這兒與光弘認識。

 

後來與所長一同在台灣南部積極展開佈教活動。

 

另外,如前所述,第三次拜訪國立台灣大學醫院時,很幸運的,在尹總護士長的好意之下,爭取了給二十多位病人行使神授的機會。讓我體驗到在日本所經驗不到的不可思議的經驗。這次「移靈祭」也是其中之一。

 

 

自願進入修養科

 

張陳秀蓮女士因患了子宮癌而開始信仰天理教。她自從開始信仰,其態度相當的熱心,甚至自願進入修養科。

 

她誠心誠意地向原地付出真誠,同時也認真求道,也向眾多人宣揚了能消除不幸之源(惡因緣)且可邁向康樂生活世界的天理之道。

還有讓女兒嘉蓉唸天理大學,不忽略對自己孩子的傳教。

 

另一方面,在嘉義為了應信徒的增加,提出申請開設乃惠煌昌講社。好幾次組了團體,帶許多人返回原地。她那麼又熱心又虔誠的信仰態度,讓光弘感動了好幾次。

 

那麼熱心的她,竟然才五十四歲就逝世,實在太遺憾了。

「移靈祭」順利完畢之後,光弘向所有參列者說:

 

「我們人類的本體就是靈魂,肉體是父母神借給我們的,剛才舉行完的遺體將在明天要火葬來奉還給父母神。可是此事不代表秀蓮的人生就結束,因為靈魂是永生的一直持續下去。神教導說「永續不斷才有價值」,秀蓮女士在世時所付出的真誠,現在由女兒嘉蓉確實的承續。轉生的秀蓮女士應該心滿意足吧。」

 

孫子善彥

 

講到這兒時,光弘看見了長男廣昭和秋美兩個抱著孫子善彥,由不得感到感動。

(待續)

 

2018年

9月

01日

傳教到國外(第七十九集)

台大醫院就是台灣佈教的出發點

 

光弘完全意想不到自從在國外∣台灣展開佈教之後,這麼早就主持「天理教的喪禮」。「移靈祭」確實在那天舉行了。

「移靈祭」,通常不會在醫院內舉行,可是由於須要先火葬,而後把骨灰拿去故鄉的嘉義,才在醫院內的靈安堂舉行的。

 

這所台灣大學附屬醫院,是光弘在台灣展開佈教活動的出發點。也是十二年前,當天遠從嘉義趕來負責移靈祭助手的乃惠佈教所的黃邱碧珠所長,為了看護養病中的父親而來,在這與光弘認識。後來在台灣南部積極展開佈教活動。

 

另外,如前所述,在這間國立台灣大學醫院,第三次拜訪時,很幸運的,在尹總護士長的好意之下,有了給二十多位病人行使神授的機會。讓我體驗到在日本所經驗不到的不可思議的經驗。這次「移靈祭」也是其中之一。

 

 

內孫善彥

 

張陳秀蓮女士因患了子宮癌而入教。她自從開始信仰,對信仰相當的熱心,甚至自願進入修養科。

她誠心誠意地向原地付出真誠,同時也認真求道,也為要向更多人宣揚可以消除不幸之源-惡因緣,且可邁向康樂生活世界的天理之道。還有讓女兒嘉蓉唸天理大學,不忽略對自己孩子的傳教。另一方面,在嘉義為了應信徒的增加,提出申請開設乃惠煌昌講社。安排兩三個團,帶許多人返回原地。她那麼又熱心又虔誠的信仰態度,讓光弘感動了好幾次。

那麼熱心的她,竟然才五十四歲就逝世,實在太遺憾了。「移靈祭」順利完畢之後,光弘向所有參列者說:「我們人類的本體就是靈魂,肉體是父母神借給我們的,剛才舉行完的遺體將在明天要火葬來奉還給父母神。可是此事不代表秀蓮的人生就結束,因為靈魂是永生的一直持續下去。神教導說「永續不斷才有價值」,秀蓮女士在世時所付出的真誠,現在由女兒嘉蓉確實的承續。轉生的秀蓮女士應該心滿意足吧。」

講到這兒時,光弘看見了長男廣昭和秋美兩個抱著孫子善彥,由不得感到感動。

(待續)

 

2018年

8月

15日

二代會長 奥谷光弘  七月二十九日 轉生

轉生

前會長於今年七月二十九日上午七點六分在瀨戶的醫院蒙受「代孝庫天諾彌格多(たいしょく天のみこと)停止氣息的佑護」而轉生了。將肉體歸還父母神,靈魂也回到了父母神的懷抱。

下輩子的人生將會在怎樣的父母、家庭裡出生?過著怎麼樣的人生?誰也不知道,不過期待前會長再度轉世來到人間。

 

從四年前起

前會長從四年前起常常發生誤嚥性肺炎的症狀,為了攝取營養不得已在身上裝置「胃造瘻管」並且住進了三乃分教會旁的老人安養中心,之後也數度因誤嚥性肺炎反覆的進出醫院治療。約在三年前入院治療時,主治醫師曾表示「這次的情況相當嚴重,說不定連性命也難保了。」

但這次竟不可思議的恢復了!於是大家都笑著說,果然就如同六十年前算命師所言,九十歲前是死不了的。

不過大概是從一年半前起發生肺炎的頻率增加了,因有關性命安危,於是停止了胃造瘻管進食,聽從醫生建議改用注射點滴來攝取營養維生,但是因為相鄰的老人安養院不能進行注射的醫療行為,於是不得不轉院到療養型的醫院。

 

對於要將前會長從相鄰的安養院轉到其他醫療機構,雖然打從心裡千百個不願意,但還是在去年八月不得已將前會長轉到了瀨戶的醫院。

當時瀨戶醫院的主治醫生表示「到了這種狀態患者應該只剩一年左右可存活。」就這樣被宣告了最後的期限。身為家屬的我們不知道何時能蒙受「代孝庫天諾彌格多(たいしょく天のみこと)的佑護」,但我們堅信一定會在最好的時刻,這點不容置疑。

七月二十九日,前會長在兒童返回原地期間轉生了,我想這是最好的日子。

 

想切斷此因緣

前會長深信關於「因緣」的教理,有此一說:「樂從是對前世因緣的懺悔。」前會長深信只有樂從才能切斷奧谷家的因緣,在此所說因緣指的是「腦中風」。初代會長以及前會長都曾罹患腦中風,前會長堅信奧谷家這腦中風的因緣,要用信仰的力量並實踐樂從的行為才能讓腦中風的遺傳(因緣)消失,為此就算是生病了也是帶著笑容,毫無怨言的渡過了每一天。

 

果然是相鄰的安養院或醫院的人們都表示:「奧谷先生真的是不同於普通人啊!」

 

也許托前會長努力實踐樂從之理的福,我在四十二歲時腦內出血開刀後沒有殘留任何的後遺症。這也許是托信仰的福切斷了腦中風的遺傳(因緣),我認為這麼想,才是最幸福的想法。

 

以下回顧第二代會長踏入拯救之道的過程,我想稱之為「榮光之道」。

 

 

入信

第二代會長—奧谷光弘,本姓內藤,出生於愛知縣日進町。二十五歲去滑雪時,腳受了傷並引發了結核性關節炎,醫生宣告除了截肢別無他法。

一九五一年身為前會長的兄長昇先生寫了一封求救信給朝乃夫人,信中請求夫人救救弟弟,因此契機這年八月朝乃夫人前往了光弘位於日進町的住處,前前後後造訪了四次,除了行使神授並傳達教理,在第四次造訪時,朝乃夫人說「一定會得救。」並說每個月十七日是加納的月次祭,來教會參拜吧!

 

連醫生都放棄治療的光弘,朝乃夫人的「一定會得救。」言猶在耳,光弘撐著柺杖半信半疑的前往了加納教會,看到了月次祭祭典,此時心中竟有不可思議的感動,於是在朝乃夫人的帶領下撐著柺杖前往天理教本部參拜,接著在十一月進入修養科。

 

修養科

在修養科期間被醫生認定除了截肢別無他法的腳得到了顯著的佑護並完全康復了!

修養科結束後立志在濱松的職場中進行佈教,向許多同事們播香,帶領著他們返回原地。有人進入修養科並在自家祭祀父母神,也有人開設佈教所。

後來,有緣分與六三郎初代會長的三女さと子小姐結了夫婦之緣,成了奧谷家入贅的女婿。

 

前往台灣

對光弘而言除了膝蓋的大傷之外,還有給他更大的影響的是,朝乃義母在轉生前留下了「到台灣去佈教。」的遺言。

 

當時六三郎初代會長與朝乃夫人正在建設目前的三乃分教會,搬來教會不久,朝乃夫人得知:在滿州向中國人的佈教之道因戰爭結束隨著日軍返回日本而中斷了。成為共產制度的中國沒有信仰自由,但在資本主義的台灣,天理教可以傳教。於是朝乃夫人將向台灣人佈教的夢想託付給身為入贅女婿的光弘。

 

光弘為了完成義母朝乃夫人託付的夢想,在一九七二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參加了愛知教區青年會台灣佈教考察團,首次出國去了台灣。

 

一開始在台灣的佈教之路不如預期順利,抱著將父母神的教導傳達給一個人也好,能越多人越好的心態並仰賴最強的武器(神授之理)幫人行使神授,拼命的努力的進行佈教活動。

 

佈教的成果

如此努力佈教的成果從北部開始漸漸順勢擴大至中部、南部,不久後一九七六年在嘉義開設了乃惠佈教所,一九八二年在台北市內開設了三乃台北佈教所,一九八七年在板橋市三乃台光佈教所成立,之後一九九四年在嘉義縣水上鄉乃惠水上講也誕生了。

 

從一九七二年初次訪問台灣起到一九九四年二月因腦中風病倒為止的二十三年間,從數字上看來成果如下:佈教所三間、講社三間、進入修養科者六十位、拜領神授之理者二百一十位、天理大學別科日本語科畢業者十一位,出身日本的長男廣昭、三男紀弘、四男道弘到台灣留學,並且這三個兒子都娶了台灣的媳婦。

托此之福我的幾位子姪都會說中文。

一九八一年一月二十六日繼承了會長之職,成為了第二代會長。

 

即使一九九四年二月十二日腦中風病倒以後,對於在台灣的佈教也從未改變,用書信往來並用電話聯繫,如此盡心盡力的努力執行了佈教之職務。

 

本部講師

除了台灣佈教之職務以外也擔任了本部在佈教之家愛知寮的講師一職,為了培育執行珍奇之拯救以及想理解所謂靈魂的救贖並實踐教祖的典範及教導的人材,超越了教會系統為培育年輕的佈教者也投注了畢生心力。

 

會長交接

二代會長,直到二○一二年十月二十六日將會長一職傳給四男道弘為止,一直走過專心拯救之道上,而在三乃分教會的發展上留下了不可磨滅的貢獻。

 

在此謹代表二代會長向所有照顧過他的各方人士獻上最深的敬意與感謝,托各位的福二代會長渡過了真正精彩的人生之途。接下來請大家也走向充滿感謝的人生。謝謝大家。

 

2018年

8月

01日

傳教到國外(第七十八集)

孫子在台灣出生

 

一九八三年十二月七日,光弘首次去雲林縣政府拜訪許文志縣長。

早在一個月前,因為孫子(善彥)在台灣出生,這一次光弘帶著他的太太來到台灣巡教。

 

我太太、碧珠所長、行善團員的莊水獅先生和我,從嘉義一同前往拜訪許縣長。

還有一位為我們負責開車兼帶路的嘉義縣政府李三結課長,共有六個人。

 

開了一個小時的車程,到了位於斗六市的縣政府。走進大門,王英聰課長迎接我們,帶領我們進入秘書室。

 

由於縣長非常忙碌,才將會面的時間安排一大早上,可是在寬廣的秘書室內已經有很多前來找縣長陳情的人。

光弘不禁停下腳步,被沈重氣氛嚇壞了。

 

「好像來到了不應該來的地方。」

對自己這麼輕率的行為,感到非常羞恥,又擔心。

 

那一霎那,許文志縣長突然出現在光弘的眼前。說道:

「歡迎,歡迎!請進。」

縣長親自帶人進入縣長辦公室。

 

 縣長的辦公室

 

其房間跟秘書室完全不同,又廣又大,佈置也非常別致。

 

光弘被從未看過的縣長辦公室的格外氣氛,又驚訝又緊張。可是縣長有如迎接好友般的親切態度,讓光弘他們放鬆了緊張的氣氛。

 

縣長非常高興光弘和妻子一同來拜訪,站在寬大的雲林縣行政區域圖的面前,說明了他籌劃的重大工程,並且感謝的說:「這一次行善團親自建設的橋梁,帶給強力推動計劃的縣政府很大的活力。」

 

從此以後,光弘共拜訪了他三次,加深了彼此之間的友情。

許文志縣長在兩任縣長八年任期屆滿後,歷任了省政府建設廳廳長等重要任務。

 

那時,在台灣大學附屬醫院裡,意想不到的可怕事情,一步步的逼近來。

(待續)

2018年

7月

01日

傳教到國外(第七十七集)

唸明治大學

 

「我是縣長,名叫許文志。」

在渡橋儀式中的橋樑上,他對著光弘做自我介紹。事情發生的太突然,使得光弘驚嘆不已。

 

之前,光弘參加過好多慶賀會,每一次都是由村長或里長做致詞,但是從來沒有一個貴賓來找光弘談話。

縣長突如期來的寒喧,讓光弘感到受寵若驚。急忙把名片拿給他,並跟他握手。

 

縣長邊看名片邊說:「我是明治大學畢業。很懷念日本。聽說你常來台灣,是嗎?」

 

光弘很高興被問來台灣的目的。

因為他這麼一問,光弘就好說明來台灣的目的囉。

 

「我十年前開始,每年都來台灣,是天理教的傳教師。要宣揚人類都是父母神的子女,互相是兄弟姐妹,要互相幫忙,過康樂生活的神意。」「去年我長男娶台灣小姐,明正言順的與台灣結為親戚了。」

 

許縣長聽完滿面笑容地說道:「哦!那可真好啊!」再次緊緊的握住光弘的手。

雖然初次見面,談一談後,卻宛如來往十幾年的知心朋友似的,覺得很親密。離別之際,他還說「到斗六市來的話一定要來找我。我等你。」

 

訪問雲林縣政府

 

即使縣長親自邀請,可是一想到他是一個縣的代表,而自己只是一個傳教師身分的光弘,哪敢去拜訪公務繁忙的縣長。

不過,很奇妙的,卻很實際的拜訪了縣長,且不止一次、二次而已。

 

過程如下

 

渡橋儀式的那天,拜完晚拜後的講話之中,光弘高興的告訴大家這件事。

 

並說「雖然如此,對我來講,縣長是個高官,我哪敢到縣政府訪問他呢。」

 

說完,有一位教友說「那件事可以交給我了。」他是和碧珠所長一起唸修養科的清袖女士的老公李三結先生。他並說,「我在嘉義縣政府上班,我的課長是許縣長的好朋友,也是我的同事。我跟他蠻熟悉。有辦法幫你安排。」

 

半年後就實現了訪問縣長的心願。

(待續)

2018年

6月

01日

傳教到國外(第七十六集)

台灣是第二個故鄉

 

這個時候,早在光弘心中產生對台灣的思念之情越來越強,甚至認定台灣是他的第二個故鄉。 

台灣當地的教友們,宛如回應光弘這樣的心情一般,每逢光弘來到台灣時,就有如親人回來一般,熱烈的歡迎他。

 

國際結婚

 

久而久之,在光弘和台灣之間,逐漸地實現了「世界人類皆兄弟、 不分彼此與他人」之神的教導。

不久之後,來台灣留學的光弘長男廣昭和郭芳伯、雲霞夫妻的長女秋美,於三月七日訂婚,七月四日在三乃分教會父母神之前莊嚴的舉行了結婚典禮。

這天來當媒人的是前天理教台灣傳道廳長三濱善朗夫妻和施張草春三乃台北佈教所長。

在教會附近的會場舉行宴會。因為是國際結婚,有不少來自台灣的賓客,因此,會場內的氣氛跟平常有與眾不同,宴會在緊張的氛圍中開始,但是由媒人分別使用中文和日文的致詞,使得會場內緊張的氣氛一掃而空。 

 

即使參加者越過國境且初次會面,由於有一位傑出的司儀,所以大家渡過了一個歡欣喜悅的時光。

 

祝婚詩

 

愛之橋梁廣又美

繫於日台之中間

 

這首詩是三光佈教所田中孝也所長所寫的祝賀結婚之作,其中包含著二人之名。

十二月,光弘夫妻為了參加廣昭和秋美夫妻的宴會而前往台灣。先在嘉義市的乃惠佈教所,接著在台北市金寶石酒樓舉辦宴會。

 

蓋橋梁的義工團體 

 

在台灣嘉義市誕生了世界稀有的建設橋梁義工團體「行善團」。該團腳踏實地的進行著活動。一九八三年在雲林縣建設了第一百零八座鐵筋水泥橋。二月二十七日在現場舉辦完工慶賀宴會。當天團員們與往常一樣,全體一同前往參加,首先走過親手建造的橋梁,大家一起分享完工的喜悅。

 

碧珠所長以及十三位乃惠佈教所的教友也前往參加,光弘也包括在內。

早上,一行人分別搭乘九輛巴士前往現場,由雲林縣長帶領立法委員、斗六市長等眾多人迎接他們。

祭壇上奉上供品插香,行善團的團長走到祭壇前莊嚴的向老天爺答謝工程完工,典禮如此進行。典禮結束後,在場的人們一同開始走過橋梁。 

對團員來講,自己負擔工程費用,並且前往現場親自動手施工而完成的這座橋梁,有如從小養大的孩子就要獨立一般,對此橋梁的感受很深。

對當地人來講,這是一個又大又可貴的禮物。

 

與許文志縣長見面 

 

光弘雖然只是偶爾從日本來的臨時團員,但是由於這座橋梁規模非常大,參加人數也超過數百名,使得他感動不已。

有一位胸前掛著特大花朵的且有氣派的男士向光弘走過來,以流利的日文說:「我是雲林縣的縣長,名叫許文志。非常謝謝你特地從日本來參與橋梁開通典禮。」他很客氣的跟光弘打招呼。

(待續)

2018年

5月

01日

傳教到國外(第七十五集

在台北的起居室

 

光弘就任三乃分教會會長之後的翌年(一九八二年),對比前一年,連續出現了喜事。

可以說是,十年前起埋頭苦幹播下來的種子,終於等到百花齊放的時候了。

 

第一,在三月誕生了台灣第二間佈教所「三乃台北佈教所」,同時準備了光弘在台北起居的地方。

有了安定起居的地方,這件事具有非常大的意義。

 

光弘對於海外傳教抱有特別的決意,那是儘可能不要花錢住飯店。

一個是經濟上的問題。在連家庭的生活費都成問題的經濟狀況之下,每月從薪水中抽出一點錢存下來充當旅費。

 

另一個是他下定決心,像單獨佈教者一樣,衣食住一切要靠父母神,住路邊也無所謂,專心一意進行拯救工作;抱著這樣的決意拜訪台灣。

 

儘管如此,在語言不通的國外生活,如果真的住路邊的話,不知會發生什麼事,一想就好可怕。

 

可是自從光弘來台灣起,幸好一直沒有住路邊的經驗,如在本刊上敘述過,十一年來一直受到教友們的照顧。

 

在這段期間,經常體會到「父母神鑑定子女的決意,事先有所安排」的教導,而深深的感動過好幾次。

 

每次要換住宿地時,兩手提著笨重的行李移動,對身體瘦弱的光弘來講,是相當吃力的事情。

 

非常感謝當佈教所長的施張草春女士夫妻,當時為光弘特別安排,備有他專屬的房間。

 

三男‧四男相繼前往留學

 

頂替下了台北的起居地的那年九月,光弘的三男紀弘,與長男廣昭一樣,到台灣來念書。

 

兩年後,四男道弘也相繼他們到台灣留學。三乃台北佈教所樂意讓他們倆住佈教所,邊做聖勞邊念書,並且擔任他們台灣留學的保證人。

三乃台灣佈道所

月次祭:第一星期10:30

地址:新北市新莊區中和街30巷27號一樓

電話:02-2991-0208

天理教三乃分教会

設立50周年記念

特別ビデオ

別席誓詞


修養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