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 新版2018年11月開始

最新消息

兒童返回原地活動

 

 

天理教三乃台灣佈道所 月刊誌

前會長奥谷光弘 在台灣傳教的過程 「傳教到國外」  (最新號)

2018年

5月

01日

傳教到國外(第七十五集

在台北的起居室

 

光弘就任三乃分教會會長之後的翌年(一九八二年),對比前一年,連續出現了喜事。

可以說是,十年前起埋頭苦幹播下來的種子,終於等到百花齊放的時候了。

 

第一,在三月誕生了台灣第二間佈教所「三乃台北佈教所」,同時準備了光弘在台北起居的地方。

有了安定起居的地方,這件事具有非常大的意義。

 

光弘對於海外傳教抱有特別的決意,那是儘可能不要花錢住飯店。

一個是經濟上的問題。在連家庭的生活費都成問題的經濟狀況之下,每月從薪水中抽出一點錢存下來充當旅費。

 

另一個是他下定決心,像單獨佈教者一樣,衣食住一切要靠父母神,住路邊也無所謂,專心一意進行拯救工作;抱著這樣的決意拜訪台灣。

 

儘管如此,在語言不通的國外生活,如果真的住路邊的話,不知會發生什麼事,一想就好可怕。

 

可是自從光弘來台灣起,幸好一直沒有住路邊的經驗,如在本刊上敘述過,十一年來一直受到教友們的照顧。

 

在這段期間,經常體會到「父母神鑑定子女的決意,事先有所安排」的教導,而深深的感動過好幾次。

 

每次要換住宿地時,兩手提著笨重的行李移動,對身體瘦弱的光弘來講,是相當吃力的事情。

 

非常感謝當佈教所長的施張草春女士夫妻,當時為光弘特別安排,備有他專屬的房間。

 

三男‧四男相繼前往留學

 

頂替下了台北的起居地的那年九月,光弘的三男紀弘,與長男廣昭一樣,到台灣來念書。

 

兩年後,四男道弘也相繼他們到台灣留學。三乃台北佈教所樂意讓他們倆住佈教所,邊做聖勞邊念書,並且擔任他們台灣留學的保證人。

2018年

4月

01日

傳教到國外(第七十四集

佈教所開設籌備委員會

 

草春女士在她家附近購買了一棟作為佈教所使用的三層樓公寓。一樓為客廳和廚房,二樓為臥室,三樓預定將是神殿和參拜所,有十八疊榻榻米大,可容納五十人,是非常理想的建築物。

地點在台北火車站附近,重慶北路一段上。

 

十一月十八日,在光弘第二十五次訪台的那天,有十一位教友到機場迎接他,他們也到他的新家一起吃晚餐。

來台留學的長男廣昭與郭先生的太太雲霞女士也一同參加。

 

那天晚上,光弘凌晨一點多才到二樓臥室休息。

他以為旅途累積的疲憊,可以讓他立刻入睡,但似乎是今天發生的事情太令他感激了,想著想著頭腦卻越來越清醒。

他陸陸續續地想起第一次來台灣時的情形。

對完全不懂中文的光弘來講,找懂日語的人是必須的。

「四十歲以上的人大部分都聽得懂日語」

在機場他一個個地向正在等候客人的計程車司機尋問道:

「你懂日文嗎?」

「我懂一點」

這樣回答的是汪專可先生,並且汪先生還介紹他的好朋友郭芳伯先生給光弘認識。

 

後來,郭先生從台北搬到板橋市文化路那裡,同年春季,他們家在充滿感激之下,執行了鎮座祭。

接著,台北車站附近也即將要開設佈教所。

簡直是有神的祐護一般順利。距首次訪台後的第十一年(一九八一年),光弘擔任了三乃分教會的會長之職,又再次獲得了祐護。

這年佈教所成立了籌備委員大會。

十一月二十九日,參與籌備委員大會成立的有三十三人。經過參加者同意,決定將佈教所的名稱定為「三乃台北佈教所」。

 

佈教所名稱 三乃台北佈教所

佈教所長 施張草春

鎮座祭 翌年三月十一日

奉告祭 一年後

月次祭 每月十一日

 

數小時的商談,在歡欣踴躍的氣氛之下圓滿結束。光弘對他們的熱心極為敬佩。

(待續)

 

2018年

3月

01日

傳教到國外(第七十三集)

失去聲音的太太

 

在充滿感激之中,盛大的舉行了會長就任奉告祭,然而,在光弘的心中,仍然具有使他擔憂的事。

 

半年前,住在台灣雲林縣西螺鎮失去聲音的太太,一邊在紙條上寫「明年春天四月要去日本,參加修養科」,一邊紅著眼眶看著光弘。可是到現在都沒有聽到她的任何消息。

是不是她身上出什麼事。正在擔心她的時候,收到她親自寫的信。

急忙打開一看,信上寫著「後來,我身體沒有任何異狀,我丈夫全面支持我。可是因另外發生重大問題,無法去日本。遺憾得很。請原諒我。」

這封信讓光弘實在心酸。但是,兩個月後,光弘突然收到了「廖紋慧女士去逝」的消息。

 

購買三層樓大樓

 

將首次來自台灣北部台北地區的教友們回國之後,帶這次團體的草春女士繼續留在日本,參加修養科以及檢定講習會。

後來草春女士的表現,實在令光弘刮目相看。

 

會長就任奉告祭的半年後,光弘一個人進行,以二十五天為期的第二十五梯次訪台。

 

下午六點半抵達桃園中正國際機場,草春女士夫婦以及十一名教友迎接了光弘。

草春女士丈夫施福榮先生,因為在台灣鐵路局上班的關係,他們夫妻住在台北火車站附近的鐵路局宿舍。

光弘因為訪問過那宿舍好几次,對那宿舍蠻熟悉。

出來迎接光弘的草春女士開口就說:「在家的附近購買了房子,我來帶你去看一看。」

「咦!」光弘目瞪口呆的愣住了。

那怎麼可能?台北火車站附近,不是黃金地段嗎?

 

草春女士從日本回國後,賣力地尋找一棟可以讓教友們輕易聚集的房屋:當做佈教所。

好像老天爺的犒賞似的,剛好那時在他們住的宿舍附近有一棟房子出售。

她說:「雖然到房子的通路稍微狹窄,屋子也老舊,可是修改一下應該可以弄成壯觀的參拜所。請你看一下。」

愉快的講話聲之下,走到房屋的前面。

那時時間已不早,天色很暗,即使如此,這三層樓高的房子在繁榮地區之中,矗立在他們眼前。

(待續)

 

2018年

2月

01日

傳教到國外(第七十二集)

會長就任奉告祭

 

光弘在郭芳伯先生家執行鎮座祭以後,與他們夫妻一同參加傳道廳的月次祭。

這天是三月十日,有超過一百五十名以上來自省各地的教友前來參拜,其中跟光弘有關聯的人竟有二十五名。

 

三月二十五日,台北地區的團體第一次回到原地。

負責帶團的是一年前才剛成為用木的施張草春女士。

草春女士是在她丈夫施福榮先生的全力支持下,表現得相當優異。參加團體者為:三位修養科生、十九位別席者、二位天理大學別科日本語科新生,共有二十四位。

他們全體要參加四月五日執行的光弘會長就任奉告祭。

 

關於海外教友的參加,光弘完全意想不到,光弘會長內心感激不盡,也讓進行籌備工作的教友們更加踴躍。 

然而,當時的三乃分教會沒有容納那麼多人的住宿設備。

高興是高興,但是一考慮這個問題,頭就很痛了。

 

鄰居的協助

解決此問題的竟是同區域的鄰居們。

 

同年一月二十六日,拜領了會長之理,承續六三郎上任會長的遺志,一直努力成為為區域社會付出貢獻的光弘會長,在會長就任奉告祭的慶祝之際,受到了鄰居們的協助。

 

教會附近沒有旅館,而且大部分團員又是第一次來日本,語言又不通。

 

光弘得知台灣教友要來日本的消息,又驚喜又頭痛。

就在那時,鄰居們說:「可以讓三個人住我家。」「我家也可以提供住宿。」

多麼善良的鄰居們哪。

總之,光弘的會長就任奉告祭順利圓滿的結束了。

(待續)

2018年

1月

01日

傳教到國外(第七十一集)

在郭宅執行鎮座祭

 

三月五日,光弘送走要歸國的祝賀團一行人之後,在嘉義一路陪同的乃惠佈教所碧珠所長的帶領之下,在臺北市內分秒必爭的奔走醫院或朋友住宅。

 

很高興的是,每一位信徒都迫不及待的等待著光弘的來臨,光弘在感激的心情中,一心一意行使神授。

這天遇到有一對夫妻吵架吵得不可收拾的情況。「事情可不得了。雖然是無理的要求,請幫幫忙!」婆婆跑來流著眼淚向光弘祈求。

那時光弘覺得真倒霉,怎麼會遇到這種情形呢!幸好,通過碧珠所長的親自口譯,他們吵架的問題當天就解決了。婆婆高興得向光弘合掌叩拜。

 

祝賀團一行人回國之後,光弘一個人留在台灣,還有一個重大任務。那是在郭芳伯先生家要執行鎮座祭。 

開設於台灣南部嘉義市的乃惠佈教所開設第五年的同年,在北部地區的也有一個家庭決定要供奉父母神龕。

這件事一定會成為三乃分教會,不,琵琶分教會的海外佈教史上的重要日子。

一九八一年(民國79年)三月七日下午五點開始執行鎮座祭。

 

由那年一月二十六日剛就任三乃分教會長的光弘來擔任祭主,扈者為乃惠佈教所碧珠所長,祭主供讀祭文之後,郭芳伯、雲霞夫妻奉獻玉串。

從相片中可知,這天的參拜者為郭家全家人以外,還有施福榮、草春夫妻、徐言貴、月雲夫妻等二十名。

改裝為神殿的郭家的客廳,被第一次來的參拜者埋沒,因為安置於靠在牆壁的神龕不大,有時被參拜者遮住而無法看見。

雖然如此,對光弘來講,這神龕是光弘開始佈教第十一年後,在台灣傳道開設的據點,有如黃金館一樣的寶貴。

不久後,在台灣北部也開出一朵不輸給南部的大花朵;而且並非僅只一朵。

誠如「持之以恆是為此道」的教導,或許有一天這次開的花朵會凋謝而落到大地也說不定。不過只要殘留著根;只要有「理」,有一天一定會強而有力的再發芽出來,並且不止是開花更會結出很棒的果實。

光弘的感激不盡之情,那天晚上持續不斷。

(待續)

 

2017年

12月

01日

傳教到國外(第七十集)

短劇「播種」頗受歡迎

 

祭典結束後,接著余興節目開始了。演出者都是台灣教友,為了今天的表演練習了好久。對祝賀團員來講,好像受到料想不到的熱烈招待。

尤其是叫做「播種」的短劇,會令人贊揚說:世上絕佳的作品、從來沒看過這麼搞笑的短劇、實在令人捧腹大笑。

其劇的大意是,「一位來自日本的傳教師在台灣播種。其種子發芽而長大,於是新娘的肚子膨脹起來。

那時出現了一個拿著大剪刀的老太婆,試著剪開而拿出嬰兒。

於是「崩!」地一大聲,新娘的肚子爆開,從中跑出兩個娃娃來。」 

演這齣短劇人員的逼真演戲,一點都不像外行人,化妝也弄得相當賣力,打扮成如花似玉的新娘模樣,當地的人們都想像不到她是一位姓陳的男性高中老師。

 

親善旅遊

 

第二天,在親善旅遊的遊覽車上,光弘把陳先生介紹給祝賀團的人們。這位是昨天演新娘的人。他們連口說,「不可能,不要騙人」,他們難以相信。

當地的教友們也參加親善旅遊。分別坐兩輛遊覽車。遊覽車首先開到台南市來參觀名勝古跡,車開到逢甲醫院前時,光弘喊聲說:「對了。這家醫院」,腦海中突然浮現了過去的光景。 

三年前,經營珠寶店的金梅子因重病住在這間醫院。

金女士的兒子夫妻,為了一心拯救媽媽,搭乘計程車趕來嘉義的乃惠佈教所。 

那時,光弘剛好在台灣,在年輕夫妻的帶領之下,趕去逢甲醫院,徹夜為她行使神授。在醫院門口直到天亮等著計程車要前往台南火車站。

這醫院門口就出現在我眼前。

雖然與團員們一同搭兩輛遊覽車來台南觀光,看到此情景的光弘,那夜所發生的情形,如今活生生地想起來。

前往台灣最南端的鵝鑾鼻的兩天一夜之旅,圓滿地結束了。團員一行人三月五日踏上歸國之途,可是光弘一個人留在台灣送走團員們。

 

2017年

10月

01日

傳教到國外(第六十八集)

繼承者的重責

 

十一月十五日月次祭的那天下午六點多,光弘和長男廣昭兩個人從台灣趕回三乃教會來。

若是平常,這時間參拜者都已回去,只剩下做善後工作的人們,可是這天與往常不同,全體參拜者留下來等候著。

看到此情景的一剎那,光弘胸懷深感動,不得不更加感覺到六三郎會長的偉大。

光弘帶領坐滿神殿的信徒們奉行祈求坐拜,同時深深感受到繼承者的重責。一方面想著台灣的許多信徒也一定聚集於佈教所以碧珠所長為中心,誠心誠意奉行坐拜的模樣。突然浮現出嘉義市乃惠佈教所的情景,又重新感到另外一種感動。

 

鼓笛隊演奏來送會長

 

昏迷不醒的狀態持續到第二天晚上了。看似陷入最危險狀態了。也許今天成為會長的最後一天,光弘打算徹夜看護。

然而,許多有意人士要求徹夜看護。並且跟光弘夫妻建議說:「至少夜晚要休息一下。不然,發生狀況時怎麼辦。到時候,你們倆要負起全部責任啊。」如此強力建議光弘休息。

在這麼多人誠心誠意的看護之下,六三郎會長多活了十天,昭和五十五年十一月二十三日上午三點半終於結束了他八十年可貴生涯。

這天剛好最上級琵琶分教會奉行月次祭,也剛好是連休的第一天,超過五百多人參加告別儀式,在會長盡心培養的三乃鼓笛隊的演奏之下,大家熱淚盈眶的將遺體送往獻體的醫科大學。

 

配合告別式的時刻台灣教友默禱 

 

同一天,聚集於嘉義市乃惠佈教所的教友們,配合著喪禮的時刻,進行十五分鐘默禱來告別六三郎會長。

 

拜領三乃分教會長之理

昭和五十六年一月二十六日,光弘拜領了三乃分教會會長之理。

那地方就是在因為三十八年前遭遇重病的支節,引導到原地來,在滿懷感激之中,拜領神授之理的教祖殿裡的房間。

(待續)

 

2017年

10月

01日

傳教到國外(第六十七集)

晴天霹靂

 

帶著失聲的廖女士五天之旅,不只是光弘,讓所有同行的人士們,再次感受到能說話的重要性。

 

回到佈教所的第二天早晨,成為光弘永遠忘不了的日子,那是昭和五十五年十一月十四日,上午八點三十分。

在日本的女兒真里,突然打國際電話來說:「阿公病倒。恐怕保不住生命。請立刻回來。」

所謂晴天霹靂就是這個吧。

當年八十歲的六三郎會長,前一天才去岐阜市的佈教所參加月次祭,晚上九點平安無事回來教會就寢休息。不料到了隔天早上卻沒有起來,趕緊去看究竟,才發現他腦中風昏迷不醒。

立刻叫救護車來,但來診斷的醫生竟然說:「他已經來不及急救了。不需要送去醫院了。」說完就回去了。

光弘立刻聯絡在台北念書的長男廣昭,決定立刻回國。

雖是這樣,可是不能當天馬上回去。幸好訂到十五號的機位,於是當天下午離開佈教所前往台北去。

 

碧珠所長說要送光弘去台北國際機場。知道消息的教友們陸陸續續聚集在佈教所,遞給光弘慰勞金說:「祈願會長保住生命。」

 

光弘對此意想不到的教友們的真誠,極為感激。

其中,昨天才與光弘分別的失聲的廖女士也和他丈夫一同,遠從西螺鎮開車趕過來,在嘉義火車站,她不顧一直流下的眼淚,向著開走的火車一直揮手。

真不敢相信,這天看廖紋慧女士,成為最後一面。

對於此,以後再述及事。

 

全體人員盡心奉行祈願坐拜

 

十一月十五日下午六點半,二人平安到達三乃分教會。

 

那天,在飛機上或是從大阪到名古屋的新幹線上,心中一直焦慮著會長是否已經逝世,連速度勇猛的新幹線都覺得速度緩慢。

對三乃分教會來講,十五號是奉行月次祭的最重要日子。來自各地的教友們,在會長的旁邊擔心他的身疾。

 

光弘雖然是教會的繼承者,可是從來沒有擔心過教會的事情,去台灣一個多月很放心的進行佈教活動。 

光弘想,今天情形不同了,全體人員應該等不及待的等著繼承者回來吧。

打電話到台灣的女兒真理和三男紀弘在名古屋火車站接光弘。

一到教會,由全體人員一同立刻開始奉行特別祈願聖舞。

(待續)

 

2017年

8月

01日

傳教到國外(第六十六集)

尊貴的果斷

 

儘管面臨的困難不同,當陷入到回天乏術時的心情大家都一樣,相信此道理的光弘向他們一心一意敘述三十年前自己所體驗的經驗。

那位太太發不出聲音,不過還可以聽見,因此她和她先生邊點頭,邊擦拭眼淚認真聽光弘講話。一轉眼過了兩個小時。最後說:

「為何現在我每年這樣來兩趟臺灣拜訪教友傳教呢?這全都是為了想要多多少少報達過去蒙受神奇祐護的神恩而來的。再說,想要把這麼尊貴的神意弘揚全臺灣。敘述到此時,她先生說:「謝謝您。我太感動了。你說的修養科,我內人也可以進入嗎?」

太太邊聽邊做筆記。把筆記拿給她先生看,然後,拿給光弘的面前。 

上面寫著,「聽完你的經驗之談之後,心情變得很舒服,我的原因不明之病,我覺得是神的指引。我想從今以後遵照父母神的教導,一心掃除心中的灰塵,走上專心拯救之道。」

在旁的碧珠女士以及其他教友都看得又訝異又感激。

光弘也被她堅決的決心所感動,而回答說:「只要有心,十七歲以上的人每月都能進入。我想父母神、教祖一定等著你吧。每年四月開外國語班,許多臺灣教友也會過去唸。唸四月份的如何呢?」

他們兩個點了點頭說:「一定要去。到時候麻煩你了。」

 

從那天起,那位先生的態度有了一百八十度的改變。做了春天要去日本,在人類故鄉的親里原地修養心身的決心之後,好像心中鬱悶都消失無蹤似的。每天跟隨光弘去拜訪教友。

回顧當時的日記,拜訪了如下地點。

西螺|新竹|竹東|永和|臺北。

在臺北參加傳道廳的月次祭,接著去臺中|水里|竹山,第五天回到嘉義。

當時與住在永和市的徐言貴、月雲夫妻結緣相識,時值開始臺灣傳教的第十年。

(待續)

 

2017年

7月

01日

傳教到國外(第六十五集)

廣大的養豬場 

 

廖女士的丈夫擁有廣大的土地,在經營養豬場。

他先帶我們去認識一下廣大的養豬場,走遍了場內。光弘親眼看到一千多隻大小豬,被其壯觀嚇了一大跳。

剛出生的小豬也好,比相撲力士還大的超大豬也好,在場內走到哪裡都是吱吱叫,實在熱鬧極了。

兩、三台載滿要出售豬的卡車,列著隊伍往外開出去。

光弘聽了在這兒養的豬也出售到日本去,突然感到親切。

 

原因不明 無法治療

 

接著走進客廳裡,跟初次見面她的先生正式打招呼。他用很流利的日語告訴光弘:從他太太突然發不出聲音時的情況開始,拼命跑了幾家大醫院,到最後被醫生說「原因不明,無法治療」等淒慘的經過。

「求求你幫忙我太太。我願意做任何事情。」深深的低下頭向光弘說道。

在旁邊的太太也用手帕朦著眼睛一起低下頭。

 

這位夫妻相親相愛的態度,使得光弘極為感動,並且讓光弘回想起三十年前自己身上所發生的事情。

那是被醫生宣告:「以現代醫學,無論去國外的醫院,絕對無法治療。」「若置之不理,生命也難保,非鋸掉腿不可。」每天想自殺的那種苦惱。那真是世上的地獄。

生活在文明社會當中的我們,遇到困難的時候,總有可以依靠的醫學。

生病也好,受傷也好,依靠醫學就會放心。

然而,也有連醫學都靠不住,被放棄的時候。

那時候的孤獨感、傷心感,不是可以用言語表達。

這是嘗過如此經驗的人才能了解的心情吧。

 

現在回頭看,會覺得因為有那樣苦惱的經驗,才有現在的我。並且今天為了拯救工作來到台灣雲林縣西螺鎮,如此的事實。 

她也一定可以獲得父母神的神奇佑護吧。

頓時,光弘堅強的覺悟了:告訴她父母神的深厚慈心,就是我的使命。     

(待續)

 

三乃台灣佈道所

月次祭:第一星期10:30

地址:新北市新莊區中和街30巷27號一樓

電話:02-2991-0208

天理教三乃分教会

設立50周年記念

特別ビデオ

別席誓詞


修養科